2012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提出疑問就是違紀反抗

今天,我到學校去辦理了離校相關的所有手續,終於正式碩士畢業,離開了那個待了六年的朝陽。隨著表格一個一個被蓋章,我感覺身上那幾條與朝陽聯繫的無形的絲線一條一條被斬斷。



由於學校對於論文排版格式的要求讓我這個很大而化之的人碰了很多釘子,而這樣的情況也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了一件事情,一件讓我早有察覺但是不想多談的事情:

在許多人心中,當你對一個規範提出其存在理由的疑問時,你就是想要反抗那個體制。

上面的話也許很抽象,我舉個例子好了:當你看到一個左右兩邊都沒有橫向方位的馬路上有個紅綠燈的時候,你問你朋友,這裡幹嘛設一個紅綠燈?這時候你朋友就會說:哎呀反正政府就在這裡設置了紅綠燈,你就是要遵守嘛。

上述的例子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遇到過,當你質疑某個體制或是某個規定的出現時,就會另外有人告訴你「你別管這麼多,人家制定一定有道理,你就遵守就是了。」我在這次修改論文格式的時候,就遇到了不少這樣的聲音。

這次在我修改論文格式的時候,我因為兩個原因被人家退回重改:

1. 目錄一直到本文前的頁碼我用阿拉伯數字
2. 封面的「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我寫在同一行。

第一個是這樣,從目錄一直到摘要一直到誌謝頁面,下面的頁碼都要用羅馬數字,然後從本文開始就要改用阿拉伯數字來做區別。

第二個是這樣,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這一行字我們應該要寫成:

朝陽科技大學
資訊管理系

因為這兩個問題而被打槍的我,在修改的途中跟朋友抱怨了幾句,並且提出「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呢?」的疑問,不過最後都會得到類似的答案「反正人家規矩制定這樣你不能不遵守啊。」

第一個問題我有在噗浪跟朋友抱怨過,得到了類似的答案。

我一直很討厭也不太講一些貶損國家人的話,什麼台灣是鬼島、台灣人/中國人很奴性、韓國人是狗之類的話,但是這兩天我所遇到的這些類似的情況,真的讓我心中隱隱有種警覺,感覺到台灣人似乎有種隱性、根深蒂固的順從性格。


從小我們被各種的勵志故事或者是科學課程教導我們,要對於事情有追根究柢、明察秋毫、實事求是的精神。結果這兩天我不斷聽到的都是叫我不要去思考,反正遵守就是了,不要特立獨行,不要不遵守體制....結果每次我聽到,我都會很鄭重的跟他們表示:我沒有要不遵守規定,我現在不就在修改嗎?

其實我也不是每次遇到規範都會問東問西,要我真的對於那個領域的規範有一定相處時間了我才會產生質疑行為。而且,對於規定的意義產生質疑,並不代表我要反抗、我不想遵守這個規定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我遇到類似的情況了,像我這麼機車的人,在很多時候都對於某些規定產生了疑惑,但是每次我都會遇到人家叫我不要想,大家都這麼做我就遵守就好,一副好像要勸我不要不遵守貴定一樣。

什麼時候,思考也是一個罪過了?

我想要聽到的不是這種叫我不要去想的答案,我想要的是一個可以解釋這些規則是因為什麼原因的理由。像是第二個問題,為什麼一定要分段,最後我找出的理由是因為你必須要按照組織架構來做撰寫才合理,所以最上面是學校,再來是系所,再來是論文題目,再來是指導老師,最後才是作者和日期。組織階級一目了然,這也就說明了為什麼一定要斷行寫,這才是我想知道我要看的答案,這才是讓我心服口服心甘情願去遵守的答案。而上面第一個問題,一定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必須要用阿拉伯數字和羅馬數字分開,但是網路查不到,研究所的同學也要我不要想太多遵守就是了。

有時候,我並沒有一定要找出正確答案,就算是個討論猜測我也樂意啊,問題就在於很多人連討論都不想討論,好像討論這些事情就是個沒意義、不遵守體制的行為那樣。

如果每個人都抱持著「反正上面就這麼規定,我們就是要遵守」的態度的話,我們現在都還在裹小腳、黑人還在當奴隸、同性戀還是沒人權、中華民國根本就不會存在啊 !思考是讓我們進步,讓我們改善的途徑,如果我們連思考一個體制的制定標準這件事情都是個不該有的反抗行為,那我們何必要接收科學教育?我們讀研究所讀大學要做什麼?乾脆就接受北韓的教育不就好了嗎?

我沒什麼好說了,只希望有看到這篇文章的人,以後遇到別人對於某個規定和體制產生疑惑的時候,不要再跟他說不要思考,遵守就是了。

你永遠不會知道,那個質疑會不會是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一個關鍵啊。




8 則留言:

  1. 第一行的紅字一點也不抽象喔

    規定通常伴隨著相關束縛
    然後被洗腦不遵守最會被OOXX
    久之就習慣"遵守就對了"

    通常大部分的規定都是方便管理或是整齊統一
    這些規定說實在的並沒有好壞之分
    可以好好溝通或是說明清楚規定的理由的話
    應該都是可以為人所接受的

    回覆刪除
  2. 小時候常被要求要會「思考」,長大會思考之後又被要求不要想為什麼...。只是想知道答案並不是要反抗或不遵守...有同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面回覆的這幾句話讓我想起很早以前看過的一個笑話:


      我在軍中受訓的時候,士官常常在我們不會做某件事的時候罵我們:「用用你們的腦子!」然而當我們要為自己申辯的時候說:「我想...」又會被訓斥:「你是不准思考的!」

      這個矛盾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在受訓的最後一天,我大著膽子站起來向士官詢問,如果我們不准思考,又要怎麼用腦子。

      「小子,」士官回答。「當你學到這一點,你就做將軍了!」


      回到原 po,那個根深蒂固的順從文化,不是台灣人才有,它應該根本上是儒家的思想,重視人與群體的關係,因此破壞、挑戰(基本上提出疑問就是一種挑戰)群體規矩就被視為是不對的。換言之只要被漢文化影響到的國家、社會都多少有這種文化在內。

      刪除
  3. 很有共鸣,大陆这种状况非常普遍,更加没有道理可讲,各种规定只需要你遵守,质疑只会视为对权威的反对。然而大多数人都倾向于服从权威的(也许他们的想法是以后等自己成为权威别人也不会反抗自己了),这样整个社会都是对质疑进行压制。更可怕的是对错误的权威和不合时宜的权威的服从,你连向其他人解释的机会都很难的到,更何况说服他人一起反抗呢。

    回覆刪除
  4. 真相只有一個,地球人的洗腦功能很成功

    回覆刪除
  5. 三分鐘熱度-《台灣奴性訓練學院》
    http://sobakome.pixnet.net/blog/post/37118563
    『台灣人的奴性應該不是遺傳自祖先,而是學習而來的。又因為踏入職場之前,我們都是在學校學習的,所以奴性很有可能是學校教我們的事』。

    回覆刪除
  6. Q:第一個問題,一定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必須要用阿拉伯數字和羅馬數字分開,但是網路查不到

    one of the possible answers:
    http://boards.straightdope.com/sdmb/archive/index.php/t-302888.html

    如果中文查不到想問的問題的參考答案
    盡量試著用英文搜尋看看,英文使用者'似乎'比較熱衷參與討論與提供知識
    看看Wikipedia英文的條目,對比中文的部分就知道了... Orz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