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黑暗王子的歡樂分隊


Joy Division!
中文譯名歡樂分隊
取自納粹集中營裡面由猶太女性強迫被當慰安婦的部隊的名字

一個內行人就知道有多麼傳奇的後龐克樂團
樂團所創造的歌曲以及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主唱影響了後世無數搖滾
像是歌德金屬,黑死金屬,新式後搖滾,以及許多成千上萬的歌詞寫詞家

現在有許多關於自身痛苦以黑暗經驗的歌詞
這些全部都是被Joy Division所影響而出現的
包括那些被許多人景仰的樂團,像是radiohead,Nirvana,Pixies,David Bowie,等等....
U2主唱聽完Joy Division的歌,第一個浮現在腦海中的就是"神聖"這個詞

Joy Divison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會非常的不習慣
他可能有你們聽過的搖滾樂中最重的Bass音
最冷漠猖狂的吉他聲
最冰冷無感情的鼓聲
以及最令人印象深刻,主唱Ian Curtis最具標誌性低沉嗓音

但是最最最讓人不習慣的,可能就是歌曲中那種瀰漫各處的黑暗病態氣息
蒼白,冷漠,憤怒,狂暴,黑暗,死寂,死亡
種種的負面形容詞一直都是Joy Division的歌曲所擁有的特徵

我們可以從MV中看出主唱那幾乎痛苦的表情
空洞的眼神,以及扭曲的肢體表演
這是主唱癲癇症的症狀,他每次唱到High就會這樣
也就是因為癲癇症,主唱在24歲就上吊自殺了

主唱的死亡,讓每一首Joy Joysion的歌更添加濃厚的死亡黑暗氣息
我想,也只有像Ian Curtis這樣知道自我即將步入死亡的人
才寫得出這麼絕望黑暗的歌詞吧

Radio, live transmission.
收音機,現場轉播
Radio, live transmission.
收音機,現場轉播

Listen to the silence, let it ring on.
聆聽著黑暗,讓它迴盪吧
Eyes, dark grey lenses frightened of the sun.
雙眼,灰黑色的雙眼懼怕著陽光
We would have a fine time living in the night,
我們生活在夜晚會有好時光的
Left to blind destruction,
同意盲目的毀滅
Waiting for our sight.
等待著我們的目光

And we would go on as though nothing was wrong.
我們可以當作若無其事般繼續下去
And hide from these days we remained all alone.
隱瞞那些我們獨自過活的日子
Staying in the same place, just staying out the time.
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只要超脫時間就好
Touching from a distance,
從遠處碰觸
Further all the time.
卻只會更遠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
舞吧,舞吧,舞吧,舞吧,對著收音機舞吧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
舞吧,舞吧,舞吧,舞吧,對著收音機舞吧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
舞吧,舞吧,舞吧,舞吧,對著收音機舞吧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
舞吧,舞吧,舞吧,舞吧,對著收音機舞吧

Well I could call out when the going gets tough.
事情發展的越來越艱難時我可以大聲吼叫
The things that we've learnt are no longer enough.
我們所學的事物不再足夠了
No language, just sound, that's all we need know,
沒有語言,只有聲響,我們只要知道這樣就好
to synchronise love to the beat of the show.
校準我們的愛,跟上表演的節奏
And we could dance.
我們可以跳舞啊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
舞吧,舞吧,舞吧,舞吧,對著收音機舞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