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朝陽筆記本:Page1掉落的筆記本

教授實驗室裡,一位教授正低頭默默寫著桌上的文件。


這名教授是一位男性,他修長消瘦的臉龐上戴著一副圓形眼鏡,神情顯的冷漠又嚴肅。他擁有一頭雜亂捲曲的及肩長髮,這跟一般教授的整齊西裝頭甚至是禿頭比起來實在是很特殊。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這又跟他的隨便長的頭髮呈現了極大的對比。


很難看的出來這名教授到底是什麼年齡,他的年紀看起來只有三十初頭,但是一個教授年紀這麼輕說起來也不合道理。他雖然表情冰冷,但是他看起來卻頗為英俊,與其他男教授比起來更顯的出色。


他專注地寫著桌上的那張紙,用紅筆在許多的地方打上圈圈和勾勾,看來那似乎是一張考卷,而他身旁則疊著一堆已經改過的考卷。


最後,他終於將那張考卷改完。他放下筆後吐了一口氣,那一口氣似乎充滿了一種無奈而且不悅的感覺,不過他的臉上始終沒有什麼變化。


此時,他打開他的抽屜,拿出了一本黑色的小本子。


那本小本子大該跟普通的筆記本大小差不多,黑色的封面上只寫了一行白色的中文小字,上面寫著朝陽筆記本


那名教授若有所思地看著那本筆記本,就這樣靜靜地看著筆記本一會兒之後,那個教授突然站起身,拿著筆記本走出了教授實驗室﹒﹒﹒﹒


Page1:掉落的筆記本


星期四的夜晚,一個男生漫步在朝陽科大的紅磚廣場,準備走到校外的停車場騎車回家。


那個男生擁有一張方正的臉龐以及有黑健康的皮膚,掛著一副粗框的褐色眼鏡。他穿著綠色的T-Shirt加上寬鬆的卡其褲,脖子上掛著一條銀色的牌子,頭上還戴了一頂鴨舌帽,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中街會出現的穿嘻哈裝的愛玩男孩。



他的名字叫做唬神月,是個剛進朝陽讀書的一年級新生,他的朋友都叫他阿唬。今晚是他的社團康輔社的聚會,而聚會直到剛剛晚上九點多才結束。


這時,他注意到眼前的地上有一個東西,那個黑色的東西在紅磚廣場上顯的特別顯眼。他走過去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本筆記本。


封面上寫著白色朝陽筆記本五個大字,他好奇地翻開來看,只見第一頁寫了好幾行密密麻麻的字,不過現在天色已暗,光線不足,所以他沒辦法看清楚那些是寫什麼。


他看了看周圍,似乎沒有人會出現尋找這本筆記本,於是他索性將那本筆記本放進包包裡帶了回去。


回到家後,阿唬將筆記本拿出來仔細看過一遍,原來第一頁那些密密麻麻的好幾行字竟然是類似規則的文字。阿唬沒想到筆記本居然還有規則,他好奇地往下讀。


  1. 這是朝陽之神的筆記本。

  2. 筆記本對任何朝陽的師生都有效果,但是與朝陽無關之人則沒有效果。

  3. 自己腦中必須要記得對方的長相,否則即使寫上名字也沒有效果。因此,所有同名同姓的人不會一次產生指定效果。

  4. 被寫上名字的對象是學生的話便可以造成該對象之指定學分被當,如果對象為教授或是老師的話則該對象會被開除或以任何指定方式請辭。

  5. 寫完對象之後將於四十秒內生效,在四十秒內可以寫出指定被當掉的科目或是遭開除的原因。

  6. 如果沒寫上指定科目或是開除原因,學生將一律以二一的方式遭到學分當掉,教授及老師則一律以經濟不景氣的理由遭到裁員。

  7. 寫完指定科目或是遭開除原因後,有640秒的時間可以寫更詳細的過程。


『哇﹒﹒﹒﹒這個人真閒。』阿唬對這個惡作劇的主人還設定了這麼詳細的規則感到佩服,不禁脫口而出。


他將筆記本丟到一旁,不再花任何一點心思去注意那個筆記本的事,將電腦打開並且用即時通聊起天來。


五天後﹒﹒﹒﹒


下午放學,阿唬又回到了家裡。


『阿唬,你回來啦?』坐在二樓客廳的奶奶看到阿唬回家後便說。


『嗯,我回來了。我要回房間讀書了,吃飯了再叫我。』阿唬邊爬樓梯邊說,面無表情。


『好。』阿唬的奶奶說,她對自己的孫子最近每天都回家讀書感到高興。


阿唬將房間的門關起來,毫無表情的冷漠臉龐上變瞬間多出了一絲笑容。那是一種興奮,就像是小孩子終於可以玩到期待已久的電動遊戲的那種興奮。


他趕緊將電腦打開,然後從抽屜拿出了一個東西,那是五天前晚上撿來的筆記本。


阿唬看著筆記本,又緊張又興奮地笑了一笑,他感到好像小孩子要偷偷做壞事那樣的刺激。


『你很喜歡那本筆記本喔?』突然間,一個聲音從阿唬的背後傳出。


阿唬嚇的倒抽一口氣,幾乎要跳了起來。他驚慌地轉過頭,只見一名穿黑西裝、頭髮及肩的英俊男子正站在他的背後。


阿唬好不容易忍住不大叫出來,他知道現在如果大叫的話就會把情況搞的很糟糕,他要冷靜下來了解這個人的目的。


『你﹒﹒﹒﹒你是誰?』阿唬語帶顫抖地問。


『我是那本筆記本的原主人,我姓吳,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叫我教授就可以了。』那名男子面帶微笑地說,他的人看起來卻很危險。『看你的樣子,你似乎已經知道那本筆記本的美妙之處了?』


『﹒﹒﹒﹒你是怎麼進來的?』阿唬一臉警戒地問。


『我自有我的方法,我想這不是重點吧。別緊張,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教授冷冷地說。『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用過那本筆記本了?』


『其實﹒﹒﹒﹒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那不是一本普通的筆記本,那是個有魔力的筆記本,我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了﹒﹒﹒﹒』阿唬站起身來,看著教授說。『所以你想怎樣?把我的靈魂奪走?要我為你做事情?』


『什麼東西?你自己倒想了很多嘛。』教授苦笑了一下。『這東西是你撿到的,所以這就是你的了,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我真的不會付出任何代價?』


『對我你是絕對不會付出任何代價,對其他人那可就不一定了。』教授語帶保留地說。


『為什麼要選擇讓我撿到?』


『我沒有特別選擇任何人,只是我把它搞丟了,而老天注定要讓你撿到而已,就這樣。』教授說。


『搞丟?你連規則都寫好給別人看,那根本就是打算要給別人用的,不要騙我你是搞丟的。』阿唬很聰明地想到了這點。


『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細心?從外表看我還以為你只是個愛玩的男生呢。』教授語氣略帶訝異地說。『其實你說的沒錯,我是故意搞丟它的。』


『為什麼?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嗎?』


『沒有。我只是因為無聊而已。』教授毫不猶豫地說。


『﹒﹒﹒﹒﹒﹒﹒﹒』阿唬萬萬沒想到是這個原因,一時之間竟講不出話來。


『我當教授這麼久,我發現學生變的越來越墮落了。娛樂媒體的發達讓他們無暇顧及自己的學業,思想的開放讓他們失去了應有尊師重道的禮節,上課睡覺的睡覺、聊天的聊天,把玩樂看的比什麼都還要重要,上課談論的都不是課業,而是晚上夜遊有多少人要出去,要去哪裡玩之類的。』


『我們做教授的受到了約束的規範,並不能隨心所欲的當掉我們看不順眼的學生,但是學生自己當掉學生呢?於是我決定了!我要讓過慣平靜生活的學生們體驗一下每天戰戰兢兢過活的日子,我要讓那些覺得功課隨便讀就可以的人知道那種想法是錯誤的,我要讓平靜的日子掀起一陣風雨!』


教授說著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因此我決定讓你們撿到這本筆記本!由你們來決定誰該被當!』


阿唬默默地看著教授,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善意的傢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