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0日 星期四

朝陽筆記本page 10:信任

從那一天開始,尾折和長髮男子就成了好朋友。長髮男子叫做鄭以華,他原本是應化系三年級的學生,不過現在應該已經因為曠課過多而被學校退學了。據他表示他因為被學生會誤會,以為他偷取了某樣極為重要的東西而被監禁起來,他已經被關快要一年了。


至於那是什麼東西,連以華自己也說不上來,他根本不知道學生會講的那是什麼鬼玩意兒。


由於以華開挖了一條密道,於是兩人時常爬到對方的房間聊天,並且趕在送飯以及拷問的時間前回到自己的牢房。對於拷問,兩人已經從原本的極為懼怕變成司空見慣了。哀嚎的聲音越來越小,累積在心中的憤怒卻日與遽增。


除了聊天之外,他們兩人最重要的就是再挖一條密道。他們規劃好了方位,每天以一定的距離用湯匙和手來挖掘地道。就好像電影刺激1995裡面的一句台詞一樣,在牢裡什麼都沒有就是時間最多,所你必須找一件事來消磨時間。


兩人就這樣持續不斷地挖著地道。


而在外面的世界裡,一切似乎都平和無事,尾折和以華的事情就像是電影裡發生的一樣虛幻而不真實。星期三的上午,阿唬和班上的同學們坐在教室裡聽著一年級必修課“資管人的規劃”。這是一堂很奇怪的課,沒有任何功課也沒有任何壓力,自從有朝陽以來資管系的這堂課也從來沒有當過任何人。這堂的用意就像是讓學生放輕鬆並且聽取一些課堂外的知識。


不過許多的人認為課堂外的知識都是廢話就是了,所以那些這麼想的許多人在這堂課幾乎都只有一件事情做,不是讀其他科的書,他們唯一做的就是補眠。天知道他們前天晚上在幹麻,他們永遠都是最早半夜一點後才睡,而補眠成了他們白天上課最重要的事情。


阿唬的其他朋友都睡著了,只有他,今天的他在這堂課特別有精神。不是因為今天這堂課談的事情特別有趣,他對打坐打到最後會產生幻覺的議題完全沒興趣,他這堂課會特別有精神是因為他知道有好戲要上演了。


他看著手錶,時間越接近他就越興奮,他簡直快要坐不住了。然後,時間到,他預期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中年男子在上課上到一半的時候走了進來,他叫了一個名字,那個名字不是阿唬班上的學生。那個名字的主人舉起手回應,他看起來像是某個隨堂跟修的陌生學長。中年男子大聲宣布那個陌生學長被教育部下公文開除所有學籍,從現在起不再是朝陽的學生。等到中年男子講完後,學校的警衛便走進教室,請那個陌生的學長出去。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不論是講師還是學生們都一臉錯愕,連睡覺的學生都被吵了起來,當然更不用說那個陌生的學長表情是多麼的驚慌和困惑了。阿唬實在很想笑出來,但是他得跟別人一樣裝的一臉錯愕的樣子。


等到陌生學長被送走之後,同學們開始議論紛紛,這堂課完全上不下去了。


就在同時,分佈在各教室的某些同學也接二連三的被開除,他們都是同一個時間被教育部下公文指名開除學籍的,如果說這是個巧合未免太遷強了。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這不是巧合,這是阿唬做的。


他看著那個陌生的學長被請出教室,他知道自己的計畫成功了,連同夜間部學生會會長在內的所有參與跟蹤日間部學生會會員的夜間部學生通通都剷除了。


阿唬不禁在心中暗暗佩服自己,他想起了前天晚上在筆記本上寫了一段話,裡面是說要夜間部學生會會長將昨天晚上11點半收到的紅色信封收起來,然後在今天上午十點半的時候將他自己的名字和調查日間部學生會的學生名字都寫在紅色信封裝的筆記紙上,等寫完之後將筆記紙揉掉丟進垃圾桶。



那個紅色信封當然就是阿唬送的,他將紅色信封放進夜間部學生會的信箱裡,然後等工讀生送去夜間部學生會辦公室之後,一切就都按照阿唬的劇本走了。


剷除了跟蹤的人還不是最棒的,最棒的是當日間部學生會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做成報告之後的反應和影響,阿唬想到能讓XL吃一個大鼈心理就痛快不已,他終於能夠報不久前被XL設陷阱查出他在哪個系的仇了。


時選廳內,日間部學生會的全體調查員又召開了緊急會議,為的不是別的,正是為了連夜間部學生會都受到當樂迫害的事情而召開的會議。他們經過調查和整理後發現昨天上午被開除的學生都是夜間部學生會的,而且完全是同一瞬間被開除的,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出現在有“日間部學生會當樂調查小組”的學生上課的課堂。



會議上眾人又開始議論紛紛,他們的焦點已經不是當樂犯案了,而是那些夜間部的人目的是什麼。


『他們想幹麻?難道想調查我們?』


『這絕對不是巧合!不可能我們調查小組所有人的班上都有一個夜間部的!再說他們來日間部上課幹麻?』


『我昨天上課也看到一個學長被請出去了,他們一定是在跟蹤我們!』


『各位同學請冷靜一點』學生會女會長說,『這樣大聲嚷嚷也沒辦法解決問題啊


『一定要他們夜間部給我們一個交代!這樣跟蹤我們算什麼?』


『他們全都完蛋了還要什麼交代?』


『他們這樣是想搶功嗎?太過分了!』


『各位請聽我說!』突然間,一個極端詭異刺耳的嗓音冒出,眾人瞬間沉靜了下來。


只見前方的講台上有一個身穿黑色大衣,頭戴黑色全罩式安全帽的男子,那個人一看就知道是黃。除了黃以外只有達斯維德才會那樣穿而已。而黃的身前有一臺面對大家的手提電腦,螢幕上則出現了一張白紙貼在電腦螢幕前,而白紙上用紅筆寫了XL兩個大字。


『我知道你們都很想要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必須承認,這件事是我主導的。是我派夜間部學生會的人去調查各位的。』XL說到這裡在場的眾人開始在底下竊竊私語,耳語之聲不絕於耳。


『因為我確信當樂有辦法知道學生會內部的情報,但是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辦法,所以決定從調查你們開始內部開始。但是很遺憾地,所有調查的夜間部學生都遭到毒手了。這讓我們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當樂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罪犯!他不只是除掉成績品行不好的,就連任何執行自己義務的各位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剷除!』


眾人聽到此話都沉默了下來。


『所以抉擇的時刻來了。我不想再拖累各位,所以我決定讓你們自己選擇。好好思考自己的家庭或是學業,如果沒有辦法就千萬不要勉強,現在就可以離開這個時選廳。』XL果斷地說。


眾人沉默不語,整個時選廳頓時好像聲音被抽掉了一樣。空氣像是變胖了一樣沉重無比,諸多的利害關係開始在眾人的腦袋盤算思索,他們得在學業成績和逮捕當樂之間做出決定,而且很顯然的,後者的決定危險了不少。


許多人默默地站了起來,他們拿著文件走了出去,走之前都還跟學生會女會長點頭致意。女會長沒有半點責怪的臉色,她只有輕輕點頭跟大家回應。不久,時選廳的人越來越少,到最後包括學生會正副會長在內,只剩下六個人而已。


一德和小澤都留了下來,在場的六人都面面相覷,他們似乎都沒想到走的人居然會這麼多,臉上都帶著藏不住的訝異和無助。過了一會兒,等所有不想留下來的人都走光之後,XL才又出聲。


『感謝留下來的各位。你們這極具正義感的六位才是我真正可以信賴的對象。』


『可是我們還不信任你啊!』小澤突然脫口而出。『你這樣一直躲在電腦後面不出面我們要怎麼信任你?』


『沒錯﹒﹒﹒﹒』一德也開口講話。『我會留下來是因為我知道你的措施是正確的,而且我也很想抓到當樂,不過老實說,我一點也不信任你。』


XL聽到此話沉默了一會兒。『那你們的意思是?』


『可不可以請您出面跟我們合作?』一直保持沉默的學生會女會長終於開口。


﹒﹒﹒﹒﹒﹒﹒﹒看來我不這樣是得不到信任了,對吧?好吧。黃,麻煩你了。』說完黃便立即將電腦螢幕闔上了。


『各位請吧,讓我帶你們去見XL。』黃用他低沉的嗓音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