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朝陽筆記本:Page2XL

一個月後的某個週末﹒﹒﹒﹒


在朝陽的時選廳裡頭,一個會議正如火如荼的展開著。


CSG聯合會議(Chaoyang Student Government朝陽學生會)。這是一個由各班派出代表開會檢討一個月來校內的許多建議和不滿給予學生會聽的一種會議。


有一個男孩坐在位子上,那是一種座椅的手把上會有麥克風的椅子,此時的他臉色非常的沉重。他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T-shirt以及牛仔褲,他的名字叫蘇一德。


一德是一個長相秀氣的男孩。他臉上掛著一副銀色細框眼鏡,脣紅齒白,看起來像個文靜愛讀書的男生一樣。一頭短髮很有型地留長到頸部,眉宇之間有一股淡淡的憂慮,稍微紅潤的臉頰也讓他看起來格外的清秀。


此時他的眉頭深深地鎖了起來,現在會議中討論的議題實在是很令人頭痛。大家慷慨激昂地你一句我一句的咒罵,主席也在台上努力地維持現場秩序。


大家討論的這麼激烈,不外乎是為了這一個月以來最讓人震撼的事件︰這個月朝陽創下教育史上有史以來單月最多人二一的紀錄。


『光這個月就已經有不下百人被二一了﹒﹒﹒﹒』一個聲音說。


『實在太誇張了!再這樣下去我看這個事件就不會再發生了,因為朝陽到最後就完全沒有學生了!』另一個聲音又出現。


『不過反正那些被二一的都是經常翹課而且作業都不交的人,被二一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是哪一班的人講這麼不負責任的話啊?』一個氣憤的聲音說。


『不管是不是該被當都該要遵守規矩去當他啊!哪有段考都還沒開始就被二一的?』


『到底是哪個教授在隨便當人啊?難道查不出來嗎?』


『一個人不可能同時進行這麼龐大且複雜的工作,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大型的恐怖教授組織所策劃的恐怖行動﹒﹒﹒﹒』一個學生會的代表說。


『開什麼玩笑啊?教授還有恐怖組織的喔?難道接下來會發生兩輛汽車撞行政大樓嗎?』


在場的所有人通通針鋒相對,你來我往地反駁對方提出的論點。一德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他是學生會的代表之一,這個身分在這種時候讓他倍感壓力。


他現在已經有點後悔當初幹麻要退出機研社跑來參加什麼學生會。要不是當初跟朋友跑去夜遊跑山路,然後機車掉到山溝全毀,他現在就可以跟機研社的學長以研究機車機油過熱時間的博士研究為理由在中港路上狂飆了。


他現在心中暗暗咒罵當初邀他出去跑山路的同學,同時也在咒罵另一個當初騙他加入學生會的同學。而那個同學已經在幾天前因為上課吃鐵板麵當早餐,讓節食減肥中的女同學瀕臨崩潰而被校長開除了﹒﹒﹒﹒


『看來只能請XL出馬了!』突然,一個不知名的聲音說出這句話。在場的人聽罷都沉默了下來,不久又漸漸引起了另一陣騷動。


大家似乎都對請出這個XL有很大的議論空間。


『一德,那個XL是誰啊?』此時,一德身旁的一個男孩問。


那個問問題的男孩是一德就讀同一班的朋友,他名字叫做張澤圓,但大家都管他叫做小澤圓。


小澤圓是一個看起來很年輕很有朝氣的男孩。他留有一頭整齊的短髮,臉上掛著一副粗框眼鏡。嘴唇上還有一點稀疏的鬍渣。他看起來就是個很好相處的男生,一個沒什麼心機很和隨的好人。他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無袖衣服,以及一件褐色的短卡其褲,腳上只穿了一雙拖鞋。整個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的休閒。


『喔,對了,你是第一次出席﹒﹒﹒﹒』一德將身子靠向澤圓耳語。『XL這個人很古怪,沒有人知道他的長相,年齡,住所甚至是名字。但是不管什麼樣的案件他都一定能破案。曾經有人用盡方法來查他的身分,但是到最後依然無功而返。朝陽有許多無頭公案都是他破的,像是幾年前熱音社海報變成冷音社的事件,第三餐廳稀飯燴飯事件,甚至是沈肇基電吉他事件﹒﹒﹒﹒』


『沈肇基電吉他事件?』澤圓訝異地說。『那不是之前最轟動的案件嗎?我聽說那是學生會破的案啊?』


『那只是因為XL他不想掛名而已﹒﹒﹒﹒』一德沉重地說。


XL他只接受自己有興趣的案件啊!』一個不知名的聲音又從不知何方向傳出。


『對啊!而且我們也連絡不到他啊!』


XL已經開始行動了


突然間,一名男性的嗓亮的聲音讓全場寧靜了下來。大家朝著聲源望去,只見一個穿著黑色大風衣,頭上帶著一頂全罩式安全帽,臉部全被用深黑色鏡片擋住的人站在門口。他的身材高挑,全身幾乎都被詭異的陰影籠罩,右手提著一個像是公事包的東西。


『黃?』一德看著那名神秘男子訝異地脫口而出。


『那是誰?』小澤圓疑惑地問。


『那是唯一可以聯絡到XL的人,但是我們連他的真實身分都不知道,他每次出來都穿這種奇怪的樣子﹒﹒﹒﹒』一德說。


『他瘋了嗎?這麼熱還穿黑色大風衣?』小澤圓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XL已經決定要調查這件事了。』那名叫黃的男性說著走到了時選廳的講台上,將他的公事包打開,只見那個公事包裡裝了一個手提電腦。『現在,請大家安靜聽XL講話。』


手提電腦打開之後,只見一件T-shirt出現在畫面上,而T-Shirt的標籤上赫然出現XL兩個字。


『朝陽的各位同學大家好啊,喀喀喀喀﹒﹒﹒﹒』突然間,一個詭異尖銳的嗓音從電腦內傳出。『我跟你們講個秘密喔,你們知道現在各位有什麼共通點嗎?』


現場一片沉默,螢幕上依然是那一件T-Shirt


『那就是你們都還沒被當掉!喀喀喀喀喀﹒﹒﹒﹒』螢幕裡面的人用詭異扭曲的笑聲大笑著。


全場爆出一片大笑聲,還有好幾個人拍手大笑。小澤圓滿臉疑惑地著一旁大笑的一德。


『為﹒﹒﹒﹒為什麼大家都在笑?這不是一點都不好笑嗎?』小澤圓靠近一德小聲地問。


『因為XL是個出了名的喜歡講笑話的人,但是笑話又非常冷,如果大家不笑他就會不爽,所以大家一聽到他講笑話就一定要跟著他一起笑。』一德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說。


『喀喀喀喀﹒﹒﹒﹒回歸正題,這次事件的規模和棘手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而且這是絕對不能原諒的行為!』XL用他尖銳怪異的嗓音義正嚴詞地說。『所以,為了偵破這件案子,我需要全校各位的配合以及幫忙!』


眾人聽到這個請求開始討論了一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